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 > 八卦 >

《有闲阶级论》:天价艺术品的需求者

更新:2015-05-12编辑:所无敌来源:会员投稿人气:加载中...字号:|
标签:天价  艺术品  有闲阶级论  需求者  百度搜索

上周,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再掷1.85亿买下毕加索名画的新闻使大家的目光再次聚焦到天价艺术品投资的议题上,巨富们是天价艺术品的主要需求者,即本书中凡勃伦所说的“有闲阶级”。他们的需求除了有欣赏这些顶级艺术品的因素,但更主要的是出于一种“炫耀性消耗”的心理,即用物品的天价来显示自己的身份。有闲阶级是如何形成的?他们有怎么样的特点?他们的发展对全部社会的又怎样的意义?这些问题的答案“毒舌”凡勃伦早在1899年就给了我们答案。


关于凡勃伦其人,下面的朗读将详细描述,他真的是一位有识又有趣的大师呢!


朗读 一个阶级的历史演进及其对经济发展的意义

文/程猛


刚读到书名,也许你会以为这是一本政治学或社会学著作,可事实上本书是一本更倾向于经济学的著作。这本经济学著作并不厚重,但它却成为制度经济学派的奠基之作。


书中有这样一个故事:法国的一个国王坐在火炉边烤火,火越烧越旺。由于平日里帮他搬椅子的仆役不在身边,他就一直停留在炉子旁,最终被烤逝世在那里。原因究竟是什么?为什么这个国王不愿意自己站起来把椅子搬远一点?这一问题及其衍生的一系列问题都将在本书的导语历程中得到解答。


为方便读者更好地理解此书,下面就从作者的生平简介、本书的内容综述、本书的后世影响以及本书的编译情况这四个方面作出一些说明。


A


凡勃伦在职业生涯即将收场之际写了这样一篇文章——《现代欧洲犹太人的非凡智力》。在这篇文章中,他给自己描写了这样一幅画像。他觉得犹太人之所以能创造出非凡思想贡献,是以丢失自身在非犹太人的思想体系中的安全感为代价的。正是由于犹太人的边际身份以及在异国的无归属感造就了犹太人的辉煌。要是犹太人有了自己的祖国和国民,那他们的创造力就会枯竭。


他这样描写犹太人:


“他搅动了思想上的一潭逝世水,但代价是他成了思想上的探索者,徘徊在无人涉足的思想上的空白地带,沿着这条路步步前进,寻求在已经看到的地平线上某处的另一个栖息地。这样的犹太人既不是勤勉工作的人,也不是知足的人,只能说他们是不安分的外国人。”


托斯丹·邦德·凡勃伦1857年7月30日出生于美国威斯康星州的一个挪威移民的农业社区。他虽然从出生就在美国,但由于他所在的挪威移民社区较为封闭,从小他一直讲挪威语,直到十几岁才开始讲英语。在青年时代,他入卡尔登学院读书,受业于美国边际效用学派首领约翰·贝兹·渴攀拉克。大学毕业之后,凡勃伦又入耶鲁大学钻研院。后来凡勃伦曾在康奈尔、芝加哥和斯坦福等大学教书。


凡勃伦在耶鲁大学时就写过一篇《论1837年恐慌》的经济论文。他的成名则是在1899年发表《有闲阶级论》这本书之后。在20世纪初,凡勃伦持续发表了《企业论》(1904)、《现代文明中科学的地位》 (1919)、《工程师和价格制度》(1921)、《不在所有权和最近的商业企业》(1923)等著作。总的来说,凡勃伦无论在思想上、教学上还是爱情生活上都是异端。


凡勃伦的生长环境与其所受的教导使他与周遭的世界格格不入。他从未真正融入美国社会,也不被自己所在的挪威社区接纳。他举止粗鲁,不修边幅,生活方式放荡不羁。他对宗教的猜忌,个人的怪癖,使很多美国的大学和学院不愿聘他为教师。因为在那个时代,这些学术机构往往是由教会资助的,而且这种资助绝非是无足轻重的。获得博士学位后,没人愿意给他一个大学教师的职位。大学里的教师,特别是教哲学的,主要以神学院为师资来源。没有一个学院会要一个“挪威佬”,特别是一个似乎散发着不可知论色彩或更糟糕东西的人。


虽然几经波折,凡勃伦在康奈尔、芝加哥、斯坦福等大学都担负过教职。不过他的教学法子比起他的生活方式更属异端。凡勃伦觉得评价学生的学习以及批改试卷都是让人厌烦的。因此,他会凭借自己的心情随意给全班学生打上一个“C”或“B”。


他在课堂上说起话来总是令人疑惑,当学生们具体问他想表达什么的时候,他要是被问得着急,就会给出“你知道,其实我自己并不怎么理解它”之类的答案。


凡勃伦还有一些很有趣的想法,如他觉得铺床被是无用的仪式,被子只需要推到床脚以便于晚上拉来盖就行。他还觉得盘碟该当只是在没有洁净的可洗的时候才洗,做衣服该当以废纸为原料。当然最后一条他从未实践过。


凡勃伦的经济学说在美国经济学界曾经引起热烈的争辩。许多经济学家相继成为凡勃伦学说的信徒。在罗斯福实行“新政”的时期,制度学派的一些成员还参与了“新政”的谋划。在英国的思想家西美尔看来,凡勃伦可以叫做“美国的陌生人”,他从未适应美国学术界的绅士文化,甚至对这种文化有过不少讥诮,但这种文化又对他产生了很大的吸引力。他不愿接受当地礼仪习俗,不愿被同化,但实际上他又没办法不受到同化的诱惑。这从他一生都致力于创造出让学术界震荡的理论就可以看得出来。


正是因为凡勃伦是美国社会的陌生人,他在理论和实践上都更加自由,他看自己和别人的关系时更少带有偏见;他能用更一般、更客观的标准来衡量它们,他在举动中不受习俗、信仰或者常规的限制。陌生人有能力把别人看做神圣的东西视为俗物,揭发社区成员的真实动机。凡勃伦用他清醒的脑子看待脑子简单的盲信者生活着的世界,他是一个思想冷静的破坏者。


B


开头故事中的国王就是凡勃伦所说的有闲阶级中的一员,这个事例也彰显了有闲阶级某些异常牢靠的思想习性。可是古典经济学很少把注意力放在一个阶级上,他们的分析单位往往是自私自利的个人或者对一个国家进行笼统的分析。古典经济学家广泛认可的仁攀类经济行为的整个动机就是功利主义与享乐主义的习气。凡勃伦是一个盗火者,他主张考察仁攀类的经济行为该当像考察其他行为一样,必须把它放在具体的社会历史之中。在本书中,凡勃伦遵照进化论与社会学的思想法子对古典经济学的学说进行了批评性的分析,他得出的结论之一就是对荣誉的竞争而非追求享乐才是有闲阶级种种经济行为的真正动机。


本书写作的主线是有闲阶级从最初产生到现在的思想习性演进。在描摹有闲阶级思想习性演进的历程中,作者不懈地探索在每一个时期的有闲阶级文化对于社会经济发展究竟有怎样的影响。为了便于梳理,凡勃伦首先把仁攀类历史分成了四个主要阶段。


第一阶段是原始的和平阶段,第二阶段是未开化的掠取阶段,第三阶段是手工业时代,第四阶段是工业社会。


<< 返回首页购买  更多 >>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